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总排行榜 | 总推荐榜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55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不凡灵探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心理医生
    “你只关注他有没有出门,却忽略了进去的人”不凡说

    秋儿心头一动,忽然想起来这几天在灯亮以后确实有个女人进了那栋楼,然后在灯熄后不久就下楼离开。秋儿当时并没有注意那个女人,以为不过是楼里的住户,现在想起来,果然有蹊跷。

    那个女人是谁?她真的是去找秦医生的?那么半夜三更的她去干嘛?

    正说着,秋儿的手机响了

    “不凡,胡佳发微信给我说她打开了书桌的抽屉,里面是…她和秦医生小时候的合照,她用手机拍下传过来了”说着秋儿把手机递给不凡。

    秦医生为何在深夜对着过去的老照片落泪?不凡和秋儿吃惊不小。

    同样疑惑不解的还有胡佳,她实在忍不住就撬开了抽屉,本以为会有什么重大发现,没想到里面只有她和秦生少时的合照。她是越来越不懂了。

    这场手术从早上一直做到下午,秦生累的饭都顾不上吃,瘫坐在椅子上不想起来,外面的雨还没有停,梅雨季节来临,雨水不断,整个人烦躁郁闷,心情简直糟透了,城市罩在雨雾中变得朦朦胧胧。秦生打通一个女人的电话,对她说:“这段时间暂时不要来了,她…近来很敏感,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下班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天变得格外亮堂,秦生的心情却没有变好,走出医院看到门口有人买丁香花,那是妻子胡佳最喜欢的花,很久没有给佳佳买花了,秦生买了一大捧,想着妻子看到鲜花一定会很开心,脸上不由得露出宠溺的笑容,今天下班的早,他小心翼翼地捧着花,驱车往郊外的方向。

    秋儿赶忙跟上去…

    路越开越偏,大概开了一个多小时,秦生终于到达目的地,秋儿赫然看到了“墓园”两个字。秋儿下车跟着秦生进入墓园。

    墓园里几乎没有人,寂静无声,天色渐晚,夕阳西下,虽然是初夏,秋儿竟然感到了丝丝寒意。

    秦生在一座坟墓前停下,放下丁香花,伫立良久,默然无语。

    秋儿躲在一块墓碑后面,忽然感觉有人拽她的衣角:“阿姨,带我回家找爸爸妈妈好吗?”一个小男孩仰着小脸苦苦哀求道,“爸爸妈妈把我带到这儿,忘记把我带走了,我怎么喊他们,他们也听不见”

    小男孩的脸乌青乌青,嘴唇发紫,眼睛肿胀,没有黑眼珠,白色眼球凸出眼眶,感觉下一秒就能掉出来,浑身冒着黑气,秋儿看了下墓碑,照片上正是这个小孩,墓碑上面刻着“你是落入人间的小天使,下辈子还做我们的孩儿”。男孩坟墓一左一右挨着两个空冢,各有一个无字墓碑,显然是孩子的父母为自己立下的,秋儿不禁心酸。埋葬爱子的时候,这对年轻夫妇同时也永远埋葬了自己的灵魂吧,余生恐怕只是行尸走肉,再无欢无乐。世界上有什么痛苦比得上失去孩儿之痛!

    “阿姨还有事,你等下噢”秋儿轻声对小男孩说,转过头来却不见了秦生,秋儿环顾四周,墓园里没有一个人,快步走到秦生刚才伫立的墓地,上面写着:爱妻胡佳之墓。照片里巧笑倩兮的少妇正是找过他们的胡佳!

    秋儿虽然早就想到胡佳可能已死,但是还是吃了一惊。如果这里埋葬的是秦生真正的妻子胡佳,那么那个胡佳有是谁?真的是死而复生吗?

    不凡秋儿和韩韧好久没有三人齐全的聚在一起了,尽管他们同在一城。韩韧是刑警队长,常常忙的几个月见不到人。此时他们聚在不凡的公寓里。

    “我在一家殡仪馆查到了胡佳的火化记录,另外调出了秦生小区的监控,找到了秋儿看到的神秘女子,这是她的

    资料”说完韩韧放下一个档案袋。

    “林子茵,女,1985年出生,心理医生,催眠大师。”秋儿说,“咦?她跟秦医生是校友,比秦医生低一届。”

    “心理医生,小师妹”不凡自言自语道:“我们找她看病去”

    林子茵好奇地看着眼前的病人,这个病人说他是一名“灵探”,博士毕业的林子茵可以说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信鬼神,那在她看来全是无稽之谈,可是他的病人却告诉她,他以此为生,专门帮人或者…鬼…查案子。林子茵差点跟他说你应该看精神科,而不是心理医生。可是她忍住了,她很专业,知道不管患者说什么,她都应该认真聆听,相信他,鼓励他敞开心扉,畅所欲言。

    不过林医生又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颇有吸引力,而且逻辑思维特别强,观点独特,说话既风趣又很有说服力。林子茵差点就被他洗脑而相信这个世界的确有鬼魂幽灵甚至妖魔的存在。

    林子茵强迫自己不去看他的双眼,他的眼睛不大不小,细细长长,性感无比,有种说不出的诱惑,专业冷静如林子茵也不免有点沉醉其中。

    “林医生,你的催眠能帮助我想起一些事情吗?”不凡问。

    林子茵说:“可以一试”

    不凡迷之一笑,“我有一个大胆的设想:能不能通过催眠,给一个人注入本不属于他的回忆?让这人误以为这一切都是她所经历过的?懂我的意思吗,林医生?比如你来催眠我,给我注入阿猫阿狗的回忆,让我误以为我不是我,而是阿猫或者阿狗?”

    林子茵说道:“没试过,不过很新颖,倒是一个很好的课题,我说不定可以研究研究,不过我最多能做的就是帮助人们找回一些回忆。”

    不凡盯着林子茵的双眸,浅笑着说:“你怎么知道你没有试过?也许你的客户没有告诉你真相。”

    林子茵是个聪明人,一听这话呆了呆,像是想到了什么,半晌没说话。

    不凡临走前,递给林子茵一张名片,“我的名片,如遇灵异事件,请找不凡灵探”说完翩然而去。

    不凡走后,林子茵呆坐了好久,拨通电话,说:“秦学长,你是不是没有告诉我实话。我想见你。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