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总排行榜 | 总推荐榜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55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不凡灵探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通灵之物
    “这个老耿真给力,让我成了段老头的代理人,现在这段老头的生意我13可以分一杯羹啦,哈哈”挂完电话,不凡乐不可支的告诉秋儿,“生意很快就上门了啊。等着开工吧。”

    秋儿笑了笑,没有搭腔,继续凝神练瑜伽。

    “把你的瑜伽垫撤了啊,马上客人来了,像什么样?专业一点好不好?”不凡絮叨着。

    秋儿白了他一眼,说道,“平时也没见你这么正经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装了,讨厌。”

    不凡笑道,“冷若冰霜的秋儿竟然会说“讨厌“,真是前所未见啊。”

    任冉陪着秦雯来到了不凡灵探工作室,令她们惊讶的是捉鬼大师竟那么年轻,帅气中透着股邪气,玩世不恭中透着与众不同的气质,那双眼睛深邃又神秘,还有他的助手,那个名叫秋儿的姑娘,冷若冰霜,妩媚动人,妖妖娆娆,一看就很招男人喜欢,可是那种疏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又往往让男人们望而生畏。

    不凡看到的是两个小美人,秦雯娇媚内向,任冉活泼外向,性格完全不一样的女人却是闺蜜。

    听完她们的讲述,不凡和秋儿纳罕:为什么那些人都能看到那个鬼魂?显然这些人不可能都是阴阳眼。那是什么原因?

    不凡不能表现出自己的困惑,因为他得表现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让他的客户相信他能完成任务。

    不凡又问了些问题,给秦雯几张从段老头那儿死乞白赖讨来的驱鬼符,交给她一把桃木剑,千叮咛万嘱咐一番,就让她们先回去了,等他做些调查再想法子治那只鬼。

    秦雯和任冉半信半疑的离开了。

    “秋儿,让韩韧”秋儿不等不凡把话说完,就接过话茬,说道:“调查柯正骁嘛,早给韩韧发微信了。韩韧马上把资料传过来。”

    “知我者秋儿也”不凡嬉皮笑脸的说道。

    这些驱鬼符果然管用,秦雯这几天过的特别安稳,再也没有见到鬼新郎小柯了,可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希望那个年轻的驱鬼师早日收了小柯。

    这日闲来无事,约任冉去逛商场,秦雯心情很好,逛了很多家,任冉似乎兴致不高,像是有什么心事,闷闷不乐的。

    “怎么了任冉?你怎么好像有心事?”秦雯问。

    “没有没有啊,晚上没睡得好。”任冉答道。

    “对了,那个驱鬼师吕不凡什么时候驱鬼?”任冉忽然问。

    “不知道呢,反正他给的驱鬼符是挺管用的,这几天我时时刻刻带在身上,果真没有再见到他。”秦雯开心的说道。

    任冉冷笑,没有说话。

    她们并不知道,秋儿一直跟着她们。秋儿看见她们身后一直尾随着一个男人,那个英俊不凡的男人就是鬼新郎小柯。

    小柯面色蜡黄阴沉,却帅气不改,竟有一直阴鸷邪恶的独特气质,秋儿心想:这样的男人生前一定很受异性欢迎。

    “是很受女孩欢迎,韩韧给的资料上说这帅哥在秦雯之前谈过三个女朋友,个个都是大美女,看这些照片都比秦雯漂亮呢。追他的异性更别提了,一个足球队都不止。”不凡翻着小柯的资料说。

    “我感觉那天她们来找你驱鬼的时候,好像那个叫任冉的不是很赞同。她好像很排斥你。”秋儿说。

    “我也感觉到了,所以你认为她”

    “她难道也暗恋小柯?”

    “暗恋?明恋也说不定哦。”不凡笑道。

    “即使任冉喜欢小柯,反正小柯也死了,现在我们客户的要求是尽快驱鬼,管那么多干嘛。”秋儿说道。

    “我又不真的是驱鬼大师,我哪会捉鬼啊,我可是灵探,得把这个灵异事件来龙去脉都查清楚。”不凡说完,又拿起手机给韩韧打电话,“韧啊,把小柯那几个前女友的资料也给我。还有任冉,秦雯,所有人的。我得好好查查这些女人,说不定都是来自盘丝洞的蜘蛛精。”

    何雨,27岁,是小柯的初恋,高中谈了三年,大学一年,后因何雨出国,恋情终止。

    曹娜,27岁,小柯大学同学,小柯与何雨分手后就跟她在一起,谈了三年,大学毕业后就散了。

    李晓晓,23岁,小柯与她谈了半年,分手原因好像是性格不合。

    后来小柯就和秦雯在一起了,谈了一年就结婚了。

    不凡闭着眼睛靠在躺椅上听秋儿说完这些,懒洋洋地问,“这三个人有什么特殊之处?”

    “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硬要说的话这个李晓晓的奶奶是神婆。”秋儿低头看着资料,忽然皱起眉头,“这个任冉竟然从初中到高中、大学都和小柯一个学校!”

    不凡听到这话,睁开眼睛,坐直身体,说,“那就有问题了,你说这事秦雯她知不知道?”

    “那又怎么样?你怎么对人家这些私人感情这么感兴趣?八卦!”秋儿用手里的资料本拍了下不凡,鄙视的说道。

    “我是对小柯的灵魂为什么能被人看到感兴趣。”不凡沉思道,“这种情况可能是他死的时候遇到什么特殊的磁场,或者就是他有通灵物件。”

    “通灵物件?李晓晓的奶奶是神婆,她应该有这些东西。”秋儿分析。

    “让韩韧找李晓晓去问问,他是警察,名正言顺,你跟他一起去。”不凡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找韩韧。”

    韩韧和秋儿来到李晓晓家。

    “这个李晓晓是孤儿,一直跟奶奶相依为命”韩韧说道。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秋儿感叹道。

    走进李晓晓家里,也不开灯,黑不隆冬的,点着香烛,香案上敬着钟馗,一脸凶相,香炉里焚着香,整个屋子烟雾缭绕,满屋子神器,还有各式各样的黄符,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韩韧笑道,“人家这些玩意多专业,这些个布置,看着就觉得厉害。”

    秋儿不服气地说道,“我们是新时代灵探,要这些做什么。”

    “你们是谁?来这儿干什么?”忽然一个苍老诡异的声音从不知哪个角落里传来,着实吓了韩韧和秋儿一跳。

    原来是李晓晓的神婆奶奶从角落里发出的声音,韩韧说明来意后,神婆让他们等一会儿,说李晓晓出去送个客人,马上就回来。

    韩韧秋儿很不自在地坐下,李奶奶盯着秋儿很久,吐出一句话,“姑娘的眼睛很特别啊。”

    秋儿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很好奇她为什么能看出来,神婆看着秋儿惊讶的模样,也不解释,闭上眼睛嘴里念念叨叨。秋儿也懒得问,继续沉默着。

    李奶奶继续说道,“姑娘此生坎坷,命中无父无母,孤苦无依,幸有生死之交,人生不至过于凄惨,但是姑娘钟情又重情,恐怕难以得到真正的快乐,感情的事姑娘若能放下,皆大欢喜。可惜啊可惜,姑娘未必能放下啊。”

    秋儿神情落寞,低头轻声说道,“谢奶奶指点。正如奶奶所言,秋儿未必能够洒脱。”

    韩韧神情复杂的注视着秋儿,李奶奶看着韩韧说道,“小伙子你何尝不是这样?”

    过了一会儿,李晓晓就回来了。

    “韩警官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李晓晓淡淡地说。

    “关于柯正骁的。”韩韧说道,“不知道是否已经得到消息,他已经去世了。”

    李晓晓面无表情,淡淡地说:“知道。你想从我这儿了解什么?我们早就不联系了,好像不能提供什么信息。”

    秋儿直截了当地问:“我们只想知道你有没有给过他什么通灵的物件?”

    李晓晓冷冷一笑,“有,我曾经给过他一个犀牛角做的挂件。”

    “这东西名贵的很,你倒舍得。”韩韧说道。

    “爱一个人,即使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他,还觉得不够。”李晓晓苦笑,突然盯着秋儿说道,“是不是有人都看到他的灵魂了,所以你们查到我这儿来了”

    秋儿点点头。

    李晓晓大笑道,“犀牛角,燃之可见鬼怪,当初送给他,是为辟邪,想不到还真通灵了。那岂不很好玩?把那些人吓死了吧”

    韩韧和秋儿四目相视,看着李晓晓冷漠的眸子,韩韧说道,“你好像对于前男友的死亡并不在意?”

    李晓晓冷笑道,“我爱你时,我心软如绵,柔肠百转,你便是我的一切,我愿意为你倾我所有,包括我这条命,但是,我不爱你时,我心似铁,你纵然死在我面前,我连眼都不会眨一下。这就是我。”

    “那你们为什么分手?”秋儿问。

    李晓晓冷漠的眼眸黯淡下来,说道:“我奶奶说他命中有桃花劫,短命相,而且无计可施,改不了这命,我本来不在乎这些,一意孤行地要跟他在一起,可是后来,他把我给甩了。既然不再爱了,何必勉强呢?”

    韩韧和秋儿离开的时候,李晓晓突然说,“我们分手的时候我吻了他,你们猜,我闻到了什么?我闻到他身上有尸气。”

    “尸气?”韩韧和秋儿大惊,“大活人身上怎么有尸气?”

    “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他怪怪的。”李晓晓说。

    “这个李晓晓够绝情啊,毕竟和小柯有过一段情,对他的死表现的那么冷漠。”回去的路上,韩韧说。

    秋儿却不以为然,“有多无情就有多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