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总排行榜 | 总推荐榜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55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不凡灵探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狐狸精传闻
    一个夏日的中午,天忽然暗了下来,乌云呼啦啦地涌上来,眼看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十五岁的学生小迪吃完午饭就往学校赶,经过村头小河上的石桥时,他看见一群狐狸手拉着手趟河,要到河对岸去,小迪毕竟是个调皮的小男孩,玩心大起,捡起地上的小石块就砸向正在过河的狐狸们,狐狸纷纷落水,虽然没有淹死,但也是被折腾了一番,小迪当天到学校就莫名病了,看了很多医生都查不出个所以然,几天后在痛苦中咽了气。下葬那天,一大群狐狸跟在后面,直到小迪入土才离去。

    “从此,我们村人都不敢惹那些狐狸,胆小的见到了还对着狐狸称声狐大仙,还有跪拜的。”老板娘圆睁着眼睛对秋儿说。

    “还有狐火,姑娘你看过吗?我以前也没有见过哦,自从那个狐狸精来到我们村啊,每年的除夕之夜,成百上千的狐狸都聚集到梅花岭上,每只狐狸的嘴里都叼着火把,那场面我们都不敢靠近,远远地看去,哎哟,无数的火把,把梅花岭那一片都照亮喽。据说是举行什么仪式呢。”

    秋儿说道,“那也不能断定人家就是狐狸精吧,可能只是巧合。”

    老板娘一听秋儿不信她,急了,“跟你说姑娘,那可不是巧合,有人亲眼看到那个女人露出尾巴,九条尾巴,九尾狐哦,懂吧啦?”

    秋儿冷笑道,“有人?这人是谁?他怎么就看见了?这个人说话可信么?无稽之谈,以讹传讹。”

    老板娘看秋儿并不买他的账,失去了兴趣,转而跟别人讨论这次的尸变事件了,秋儿连忙跑开。

    “那个碎嘴老板娘神神叨叨地跟你讲什么呢?”韩韧给秋儿拉好凳子,笑着说道。

    秋儿坐下来喝口水,说道:“跟我说那个女人是狐狸精,她男人是被她吸尽了阳气死的。”

    “狐狸精?”不凡想起了那个女人的模样,失声笑道,“还真像。”

    韩韧笑道,“在女人眼里,长得比自己美的,比自己受男人欢迎的都是狐狸精,而在男人眼里,让他有性幻想的女人都是狐狸精。女人口中的狐狸精有鄙视不屑,更多的恐怕是嫉妒和怨恨吧,男人说哪个女人是狐狸精,那十有**是夸奖。”

    不凡歪着头,乜眼瞅着韩韧说道,“那在你眼里,秋儿是狐狸精吗?”

    韩韧眨眨眼睛,脱口而出,“秋儿不是狐狸精,是仙女。”

    “算你机灵,会说话。”不凡笑道。

    “那你怎么回那老板娘的?”韩韧问。

    “我跟她说无稽之谈,以讹传讹。不管心里信不信,见不得她在背后这么诋毁别人。我就故意这么说,气死她。”秋儿调皮地吐着舌头说道。

    “阿全肯定不知道我们秋儿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他看你天天绷着张脸,最怕你了。”不凡笑着看着秋儿说道。

    “提他干嘛。”秋儿低头垂下眼睑喝水。

    当晚,伴着外面的漫天大雪和狂风怒号,不凡一行三人窝在暖和和的旅馆里吃着热乎乎的驴肉,烫着酒,好不自在。

    “外面的天气越恶劣,呆在屋子越是有种安全感,外面大雪大风的,滴水成冰,屋内却温暖如春,真是莫名地感觉兴奋啊。”韩韧感叹道。

    “你怎么老兴奋,警察同志?淡定。”不凡嘴里吃着驴肉,喝着烫好的酒含糊不清地说道。

    正在说笑间,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凄厉的哭喊声,听得三人汗毛都倒竖。

    “救命啊救命!”楼下的哭喊声越来越近,三人对视,一下子都站起来。

    “去看看!”韩韧说着已经披上衣服往门口冲去了。

    “不愧是警察,雷厉风行啊。”等不凡穿好衣服,韩韧已经不见踪影了。

    等他们到达楼下,救命声已经没有了,老板娘的儿子正在锁旅馆的玻璃门。“老陶老陶从棺材里爬出来害人了!”他抖着声音说道。

    “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回事?”韩韧问。

    “被尸变后的老陶追赶,好像被吃了一只胳膊,哎呀!太吓人了,刚才就从我门口跑过去!老陶说不定马上就到这儿了。”说话间门已经锁上了。

    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外面黑乎乎的,雪还在下。这时闻声下来的住客已经挤满小旅馆的一楼,都是一副悚然的样子。

    “怎么一来这就发生这种事啊,这大雪下着也不好赶回去,真是急死人了。”有的旅客抱怨道。

    “赏梅花别把命搭这了。听说隔壁还住着个狐狸精,你们有没有听说?”一个年轻的男孩抱着肩询问旁边的人。

    “狐狸精?不是尸变么,怎么又扯出个狐狸精?”大家议论纷纷。

    “完了完了,这觉还能睡得着吗?吓死人了。这个小村庄怎么这么诡异啊?”一个女孩带着哭腔说道。

    “大家安静!这些无稽之谈,别信,都是村里人瞎传的,农村嘛,农闲的时候没事做,又都剩下些妇女老人,没事就瞎说呗。”老板娘儿子一改刚才的恐惧模样,镇定地大声说道,“都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如果谁要喝酒吃菜吃肉,我们还有小厨房,可以为大家做。”

    旅客们想想光站在这里也不能做什么,纷纷上楼回自己房间去了,只有不凡韩韧秋儿没有离去。他们三人坐在沙发上,看着老板娘的儿子。

    “三位不上去么?”他问。

    “该怎么称呼啊,小伙子?”韩韧问道。

    “大家都叫我小豆子,因为我小时候又矮又瘦,你们就叫我小豆子吧。”小豆子憨憨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那憨憨的笑容一看就是他爸亲生的,错不了。

    “隔壁那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能给我讲讲吗?”不凡问。

    小豆子一愣,随即笑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她来的时候我不过两三岁,都是听邻居传的。”

    十七年前,在外面打工的老陶,那个时候应该是小陶,小陶有一年从城里回来带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虽然是个孕妇,但是那张脸谁见了都挪不开眼,全身上下除了肚子大,身材却极为曼妙。全村人都傻了眼,小陶这么一个老实汉子,平时一个闷屁都没有,家里又穷的叮当响,去城里打了几年工,竟然带了这么一个貌美似天仙的美人回来!新媳妇刚来的那段时间,小陶家的门槛都被踏烂了,天天都有人去围观,男人啧啧赞叹,满眼的羡慕嫉妒恨,女人撇着嘴磕着瓜子聚一起议论不休,还有的去搭新媳妇的话,新媳妇只是冷着张脸,并不搭理。

    没过不久,就有传言在村子里传播开来,说这天仙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小陶的种,用现在的话说,小陶是一个“接盘侠”,天仙是带球嫁给他的!更可怕的是,自从她来了凤栖村,村里接二连三发生诡异的事情,先是频频出现狐狸,后来人们看到有两条尾巴的猫……半夜听到小孩的哭声……

    老陶把那个女人带回来后,突然就变得有钱了,砌了三层小楼房,也不去城里打工了,那个女人成天也不干活,家务农活都是老陶一个人忙活。

    女人几个月后生了个漂亮的男孩,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像老陶的,老陶却一直视如己出,对这男孩疼爱有加。

    后来没几年老陶就莫名其妙病了,医生也查不出病因,反正就这么一直病着,家里的地就是老陶父母在打理。而女人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也不和村人交流,几乎足不出户,甚至都没有人知道她的姓名。老陶家除了他父母盘弄那几亩地外并没有其他收入,可是他们家却一直挺有钱似的,吃穿不愁不提,那对母子穿的用的无不精致考究,也不知道钱哪里来的。反正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小孩从小学起就送市里读书了,一路念到高中都是市里最好的学校。

    “我还听说,老陶病后的这些年,晚上有人去敲那个女人的门,你们懂的嘛,这么一个大美人,老公的病又不见好。后来……那几个心怀不轨的男人都无一例外的横死,传言是那个女人害死的,再联想到一直流传的狐狸精传闻,就再也没有人敢再去打那个女人的主意了。从此以后村里人都对他们家的人敬而远之。”小豆子说到这,不住的擦汗,说道:“空调开的有点高啊,好热。”

    “那些人横死后,你们没有报案吗?”韩韧问道。

    “报了,查来查去得到的结论都是意外身亡,非他杀。闹闹也就不了了之了,狐狸精杀人,能留下痕迹么?”

    “他们……都是怎么死的?”韩韧又问道。

    “一个人从岭子上掉下来摔死的,一个人掉井里淹死的,还有个是被村里电线杆破损的电线给电死的”小豆子回答道。

    “这些死法的确不好查,就算是人为的,也没法证实。”韩韧琢磨:“那根电线警察检查过吗?电线断掉之前村里是不是断过电?”

    “那时候的农村不经常断电嘛,断电也正常。电线好像检查过,说是长年老化,被风给刮断了。那时破案鉴定也不发达,就目测目测吧估计。”小豆子老老实实地回答。

    正说着,旅馆里的电话响了,众人都被突如其来的铃声给吓了一跳,小豆子拿起电话,一句话没说,只“嗯嗯啊啊”的应着,一脸的恐惧,然后哆哆嗦嗦地放下电话对韩韧他们说道:“我妈说老陶……尸体……见活物就咬,他……”

    没说完,只听见旅馆玻璃门的玻璃“哗”的全碎了,众人回头,就看见满嘴满身血的“老陶”撞进门来,“哼哼哧哧”地瞪着白眼瞅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