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总排行榜 | 总推荐榜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55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不凡灵探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夙命
    第二天,不凡韩韧秋儿在回城的大巴车上。

    三个人望着窗外的风景若有所思。

    多日的大晴天,高速公路两边田野上的积雪还未完全消融,“我最不喜欢残雪了。”秋儿率先打破三个人之间的沉默,“没有了初下雪时的热情洋溢,从柔软的雪花变成了坚硬的冻冰,在大地上沾染了雾霾和污染,不再纯洁无暇。”

    “秋儿你这就钻牛角尖了,”不凡笑着说,“让人家雪变脏的可是我们人类,人家干干净净地落下来,把人糟蹋完了嫌人家脏。”

    不凡“噗嗤”声笑了,“你这话怎么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不知道的还以为说的是一个男人把人姑娘糟蹋了,完了还嫌弃人姑娘脏了。”

    “龌龊!”韩韧笑骂道,随即又摆上一副严肃的面孔,对不凡说:“凤栖村那个到底怎么回事?你能给我们说说吗?”

    “都是夙命啊!”不凡直摇头叹气,“其实沈娆的阴阳眼不是天生的”

    二十五年前,当时只有二十岁的陶炎炳带着怪老头教的道术行走江湖,开始了漂泊生涯,靠着这些道术,他一路赚了不少钱,颇有些积蓄。本以为会一直浪迹天涯下去,却在s市见到了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沈娆,沈娆那时已经跟着章衍私奔到了s市,为了接近沈娆,陶炎炳和章衍成了好朋友。本来,陶炎炳打算把这份爱恋一直放在心里,沈娆对于他来说,就是天上的仙女,可观而不可亲近,陶炎炳想的是只要仙女幸福就好。可是有一天,章衍找到陶炎炳,章衍一边喝酒一边懊恼地告诉陶炎炳,说他后悔抛妻弃子私奔了,“我老婆带着孩子来找我,孩子可怜巴巴的样子,妻子哀戚的神色,再想到自己放下了正在上升期的事业,放弃了一切净身出户哎!女人嘛,看多了也就那样了,我舍掉了太多的东西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陶炎炳问。

    “跟沈娆掰了,今天就找她摊牌,她那样的女人根本不愁男人是不是?”说完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当天晚上,陶炎炳正准备睡觉,门突然被敲得“咚咚”响,刚一开门,章衍就慌慌张张地冲进来,“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上,“怎么了?”看到章衍苍白惊惶的脸色,陶炎炳吓了一跳。

    “我杀人了死了我不是有意的我就一推她就死了”章衍浑身哆嗦,说话也结结巴巴。

    原来,章衍找沈娆摊牌的时候,沈娆不应,俩人拉拉扯扯,章衍不小心推了一把沈娆,沈娆头磕到了要害,当时就死了。

    “兄弟,我知道你会法术,能不能帮帮我?”章衍说着捂着脸哭出声来,“我不能坐牢啊,孩子还小。”

    陶炎炳呆在那里许久说不出话来,沈娆死了!她竟然死了!面前这个叫章衍的男人,沈娆最爱的男人,在失手杀死她后,只想着自己不要坐牢,对她的死没有一点伤心和愧疚!

    陶炎炳当时就想狠狠地揍这个绝情懦弱的男人,为何沈娆会瞎了眼看上这样的男人!

    “我不能让她死!我要救活她!”陶炎炳对自己说。

    “她的尸体呢?”陶炎炳冷冷地问跪在地上哭不停的章衍。

    “在在我的出租屋里床底下”章衍口齿不清地说道。

    “走,我有办法!”

    “你真的有办法?”章衍立即停止哭泣,一脸期待地瞅着陶。

    陶炎炳别过头,他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个男人的脸,厌恶地说,“有办法!”

    他口中的办法就是“还魂术”,此术施行起来比较困难,不仅要养一个小鬼,还要每日施法,做一个布偶,布偶贴上沈娆的生辰八字,每隔七天就得对着这个布偶念咒。“还魂术”有很大的弊端和代价。此法是把死者的魂魄强行留在**里,虽然可让死者活过来,那也不过是行尸走肉,不仅魂魄不稳定,而且身体也跟活人有很大区别,心脏和脉搏没有了跳动。此术的代价是反噬施法者,施法者既是该法的施行者,同时也是祭品,这个祭品必须是情出自愿,祭品即使是有很高道行的人,也会有亏损,年复一年,身体越来越差,直至受反噬而亡。

    用这个办法,陶炎炳救活了沈娆,沈娆醒来的时候却忘记了死的那一晚发生的事情,从那以后,她的眼睛能见鬼魂,只不过是因为她自己本就已不是活人。那次之后陶炎炳认清了章衍的真面目,他怕沈娆再受他所害,也为了给沈娆报仇,就设计害死了章衍。

    从此以后的十几年,陶炎炳从小陶变成了老陶,从一个愣头小伙变成了一个中年大叔,可是唯一不变的就是每隔七日的施法。

    “那孩子呢?孩子是怎么回事?”秋儿问。

    “章衍死后,沈娆几次三番地要自杀,为了给她活下去的希望,老陶又施“假孕法”,就是看起来这个女人是怀孕了,一个孕妇该有的特征全部都有,可那只是假象,根本没有孩子。”

    “那怎么出生的?难道贿赂所有的医生?”秋儿问。

    “那就不得而知了,老陶也没有告诉我。他一定有办法的吧”

    “老陶的资料上说老陶他在外面有个孩子,孩子行踪不明,你就是根据这个猜出来的吧?”韩韧说道。

    “没错,都是他安排好了的,花钱找个女人给他生孩子,孩子出生时间算好了的。”不凡解释道。

    “可以啊,这费多大的劲啊。绝对是真爱!”韩韧感慨道。

    “那小辉是怎么死的?”韩韧问。

    “反噬!我想小辉一定无意中得知了这个秘密,他见老陶已死,没有人再为母亲续命,于是就把自己做祭品,学着老陶的样施法,可惜啊,他哪懂啊,被小鬼给吞噬了。哎!”不凡难过的说。

    “那么老陶的灵魂”秋儿叫道,“我知道了,怪不得老陶的灵魂不愿意离开,他要继续施法,身体死了,就把自己的灵魂作为祭品,继续为沈娆续命!”

    “没错!”不凡动容道,“灵魂也会一天天弱下去,直至灰飞烟灭。”

    “老陶到最后还在骗沈娆,说她的孩子还在,是又给了她一个活下去的希望。其实孩子,从来就没有过。”韩韧难过地说,“所谓的那些希望都是假的。”

    “这么多年来,沈娆一直蒙在鼓里,是不是太可悲了?不知道自己是个活死人,不知道她的一生挚爱当初抛弃了她,还将她杀死,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怀孕、没有生孩子,不知道老陶为她的付出,到最后还不知道小辉是因她而死这一生不是都活在欺骗和无知里吗?老陶实在是可怕啊!”韩韧不禁头皮发麻。

    “老陶这样的爱实在是变态吧!”秋儿也打了个寒战。

    “对了,那个鬼童养在哪儿的?我们去沈娆家里的时候没看到,也没有感觉到啊。”秋儿问。

    “我问老陶了,老陶说,小鬼养在人心里。这个鬼童吸收戾气和一切消极阴暗的东西而活,有什么比人心还阴暗还可怕呢?”不凡回答。

    三人又陷入长久的沉默当中,车还在高速上行驶,风景一幕幕倏忽闪过,像极了我们的人生,时光匆匆,过去了就没法回头。

    老陶遇到沈娆是他今生躲不了的夙命,就如遇到唐泽雪穗是亮司的夙命,爱上花冈靖子是石神的夙命,他们都为了夙命牺牲自己的一生。

    我们管这种夙命叫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