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总排行榜 | 总推荐榜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55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不凡灵探 >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爱你在心口难开
    你是希望死亡突然而至,还是更愿意……被提前告知死亡日期?

    不凡收到赵子婵的微信,心想藏在暗处的那个东西,居然还能控制赵子婵家里的电视成像!

    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不凡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烦躁,如果五天内他还不能破解,那么等待赵子婵的将会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在不凡看来,这个倒计时可能是一个信号,也许是给赵子婵发射逃命信号,为什么那么巧,正好是她和亡故男友本来的婚期?这当中到底有什么联系?难道真的是那个男人要在那天带她走?活着结婚,死了冥婚。

    照理说,一个鬼魂执意逗留阳间,不惜违背阴间条律,大费周章逃脱鬼差追捕,一般是为了他生前最放不下、最爱的人,而他和赵子婵之间并没有多少感情,除非……

    除非赵子婵阳寿已尽,本来就会在那天死去,不是她的未婚夫想要带他走,是她本来就该走了!

    赵子婵?她有着怎么样的过往和现在?也许还是先调查一下她和她的关系网,再让秋儿跟踪她,看她身边有没有灵类的东西出没。

    秋儿此时正趴在桌子上睡午觉,朦朦胧胧间,她突然听见有音乐声传来,秋儿揉揉眼睛,循着声音走去,一扇木门,随着木门“咯吱”一声被秋儿推开,一场校园演唱会就在眼前,舞台的正中央有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孩,男孩有着一双深邃忧郁的眼睛,高高的鼻梁他在聚光灯下一边悠悠地弹吉他,一边深情地唱着一首歌: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到底我该如何表达/她会接受我吗/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注定我要浪迹天涯/怎么能有牵挂舞台底下是黑压压的观众,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男孩饱含深情地弹唱,秋儿慢慢走近,好奇地盯着男孩,男孩突然抬头,冲着秋儿淡淡一笑。

    秋儿一下子醒了,她咻咻地喘气,瞪着眼睛,叫道:“是他!我知道他是谁了?”

    “哪个他?”不凡奇怪地看着突然惊醒的秋儿,“做什么噩梦了?梦到谁了?”

    秋儿没有回答,不凡看到秋儿眼神呆滞,满脸的惊愕和不解,还有点伤感。不等不凡再开口,秋儿突然抓起包就往外冲,不凡头脑里冒了一堆问号,“这是怎么了?”

    秋儿赶到“梦幻酒吧”,神色焦急地环顾酒吧,李晓晓走过去,拍拍她,“找谁呢?”

    “那个男人呢?”秋儿急切地问。

    看到秋儿满头汗,李晓晓一头雾水,“哪个男人?”

    “就是那天那个男鬼,被你制止的那个。”

    “哦,那个啊,”李晓晓想了想说,“好几天没见到了,怎么?你怎么想起他来了?不会看上那帅哥了吧?跟鬼谈恋爱?有个性,我还都没试过呢。”

    秋儿忍不住地笑道,“没有啦,我想起他来了,他是我大学同学!”

    “什么!”李晓晓惊的下巴都快掉了。

    “秋儿你终于想起我来了?”男鬼突然冒出来,笑眯眯地瞅着秋儿。

    李晓晓一边忙着在酒吧里穿梭为客人送酒,一边时不时地看向角落的桌子,秋儿正和那个帅气的男鬼交谈。

    “你叫李小枫,是学校文艺部的吉他手,对不对?”秋儿看着对面的鬼魂说道。

    “是,你终于还是想起我来了。”李小枫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眼睛弯弯。

    “对不起,那天没有认出你来,”秋儿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能不能问问,你,是怎么去世?去世几年了?”

    李小枫却似乎毫不在意,哈哈大笑道,“你别这么小心翼翼地,死都死了,还怕提啊。还有三天就是我的忌日,整整死了五年!我死于喉癌,嗐,我最热爱唱歌,珍惜极了我的喉咙,结果是得喉癌死的。人生啊,真是处处充满讽刺。”

    “五年了!为何你没有去阴间?”秋儿叫道,“据说人死后,如果鬼魂超过五年不去地府报道登记,就会彻底成为孤魂野鬼,再想去投胎,可就没有机会了,就会这样一直一直,永永远远地漂泊下去,无穷无尽的孤独,说不定还会被恶鬼给吃掉。还有三天你就满五年了,你现在去还来得及!”

    李小枫看着秋儿,微微笑道,“从来没见过你着急的样子,你总是一副冷冷的样子,永远都面无表情,没有一点情绪波动,就好像这个世界没有你在乎、关心的人和事。”

    秋儿定了定,说道,“那你为什么不离开?有什么心愿?我说不定可以帮你。”

    李小枫仍然是笑眯眯地模样,说道,“本来是有心结,所以一直不甘心离开,直到最近,心愿已了,所以三天后应该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是吗?”秋儿放心地舒口气,满脸喜悦,“那太好了!我认识一个鬼差,我让他接你去阴间。”

    李小枫看着秋儿,说道,“你怎么就不问问我的心愿是什么?”

    秋儿不好意思地淡淡笑道,“我觉得这是你的**,怕你不愿意回答。”

    “没有什么,”李小枫说道,“其实是因为一个姑娘,喜欢她却一直没有开口,直到毕业,各别天涯,再想去找她,却发现自己得了癌症,结果到死也没能向心爱的女孩表明心迹,所以五年来,我一直在这座城市游荡,我不知道她在哪儿,知道她就在这座城市,我死后,灵魂日日夜夜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角角落落寻寻觅觅,一刻也没有停息,只为能见她一面,看她是否安好,是不是有人爱,有人疼,有人陪伴。”

    “那你现在找到她了?”秋儿问。

    “找到了。”李小枫目光闪闪,眼睛里满是幸福和满足,“她跟一个男人在一起,那天,我看到她看那个男人的眼神她可以伴她深爱的男人左右,真好!”

    “那要不要我帮你向那个女孩表达?”秋儿感动地说道,“你不是一直遗憾对女孩的爱没有说出口么?我帮你告诉她!”

    “不用了。表白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想给她造成一丝一毫的困扰,她幸福快乐就好”李小枫定定地看着秋儿的眼睛,说道,“以前,我无意中得知了她的一个秘密,所以很担心她,现在,我想我不用担心了。她并不孤独。”

    “后来呢?”米露一边感动地直掉眼泪,一边问秋儿,秋儿伤感地说道,“走了,心愿了,灵魂去。”

    “哎,问世间情为何物啊”米露泪光闪闪地叹道,“所以说,爱要早点说出口,别留下遗憾,说不定哪天就吧唧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