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总排行榜 | 总推荐榜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55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不凡灵探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湖心私会
    三更刚过,后宅的看门小厮已经去睡了,颦儿偷偷用钥匙开门,一个穿黑色披风的影子闪进来,看这高大的身形,分明是个汉子。  汉子戴着副诡异的面具,一路默默无语地跟着颦儿,颦儿一边疾走,一边小心翼翼地四处查看。

    走着走着,汉子突然止步,颦儿回:“请教头不要做停留,只管跟着我走。”

    “可这并不是去小姐闺房的方向。”汉子压着嗓子道。

    “今晚计划有变,改换地点了。”

    “那走吧。”汉子犹豫了一下,说道。

    穿过一片竹林,经过几座假山,弯弯绕绕地,走过一座九曲桥,最后来到一个湖心小亭里。

    月光皎洁,湖面在月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从湖面吹来的晚风有点凉丝丝的,伴着湖水的腥气。

    亭子里却没有人。

    “小姐呢?”汉子奇怪道。

    “小姐不在这儿,”颦儿在汉子身后悠悠开口,“是颦儿想和公子一谈。”

    “你?”汉子诧异地看着眼前的俏丽小丫鬟,“姑娘有何指教?”

    颦儿看着面前这个高大身形的男人,他的眼睛在深夜里看起来亮如星辰,深邃无底,仿佛能把她的魂给拽进去。

    “何公子何不摘下面具?”颦儿娇笑。

    “你!”汉子忽然笑着摇摇头,二话不说,摘下了面具,面具后面是一张俊美的脸,剑眉星眸、风华月貌。

    “公子也不问问颦儿怎么知道这秘密?”颦儿定定地看着何将军。

    “虽然惊讶,细细想来倒也不奇怪。”何将军笑道:“姑娘又不是瞎子,经常引路,难保不看出破绽,姑娘前些天偷看鄙人,想必也看出些端倪来。”

    颦儿并不言语,只低头笑个不止。好一会儿,终于抬头,“公子怎么不问问为何颦儿要将您带到这里来?公子当真是沉得住气。”

    “姑娘自然会主动告知,鄙人何必多此一举?”

    颦儿咯咯笑道:“那我就不告诉你,看公子能沉住气到几时。”

    “恐怕是姑娘会沉不住气吧。”何将军索性坐于石凳之上,自顾自欣赏起湖面风光。

    月亮倒映在如镜的湖面上,感觉伸手就能够到,可是水中月就如那镜中花,终究是虚幻一场。

    颦儿坐到何将军身边,用手点了点他的胳膊,何将军并不转头看她,依然看着湖水不语。

    “哎呀,公子赢了,颦儿的确憋不住。”颦儿柔声撒娇道,“小姐并未请公子过来,是颦儿自作主张把公子引至此处。因为颦儿用重要的话告知公子。”

    “嗯?”

    “公子断不能娶小姐!”颦儿的歪着头瞅着何将军郑重道。

    “为何?”

    “三小姐她不是人!”颦儿倒吸一口凉气,缓缓地说道:“小姐在三年前就不是小姐了。”

    “那真正的邓三小姐呢?”颦儿看到何将军竟然面不改色,心里倒吃了一惊,继续说道:“三年前,我们邓府上下去凌空寺烧香祈福,那次我们在那儿住了七天自那以后,小姐就换了,真正的小姐也许还在那庙里,我也不清楚,回来的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许是精怪吧。”

    “那你又怎会知晓?”

    “颦儿自小被卖到邓府做三小姐的丫鬟,与小姐朝夕相处,形影不离,日夜为伴,假小姐再怎么与小姐相似,终究不是小姐,且不说自寺庙祈福以后,小姐的很多习惯和口味变了,就说小姐那性格脾性,完全变了,变得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这一点,不单我觉得奇怪,府里上上下下谁不奇怪。”

    “哦?”

    “以前的三小姐啊,”颦儿叹气,“飞扬跋扈,狠辣刁蛮,伺候她的丫鬟们哪个不被她毒打过,曾经因为怀疑一个丫鬟偷她耳环,把小丫鬟活活打死了,还有不顺她心的,给卖到窑子里去了”颦儿说到这抹起了眼泪,“都是我的好姐妹颦儿从小到大被她打,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她还多次扬言,要把颦儿也卖到窑子里去,因为我天生长了一副狐媚子脸,就该伺候男人”

    “所以你更喜欢现在这个冒牌小姐吧。”何将军说道,“哪怕她是妖是怪。”

    颦儿抽泣着点点头,“没错,颦儿觉得这冒牌小姐是仙女下凡,来解救颦儿的。”

    “既然你感激她救你于水火,为何颦儿却阻扰她的好姻缘?”

    “因为”颦儿擦擦眼泪,迎上何将军的目光,“因为她再好,终究是异类,我担心她会对公子不利。”

    “我想这个不是主要原因吧,你没有说实话。”何将军似笑非笑地瞅着颦儿。

    “公子的确聪明。”颦儿笑道:“因为颦儿自打第一眼见到公子,就爱慕公子了。公子在颦儿的心里扎了根,拔不走了。”

    “你?倒也坦白。”何将军用手捏起颦儿的下巴,定定地看着她:“的确是个小美人,如果说你家小姐是端庄之美,那么颦儿你是娇媚灵动之美。这种美反而更讨人喜欢。”

    “那么公子也是喜欢颦儿的了?”颦儿美丽的眼睛里窝着一汪泪水,星星点点,出一个少女热烈又害羞的光芒,柔柔弱弱,娇娇滴滴,既有少女的娇憨,又有一种妇人的媚骨,何将军不禁看的痴了,他突然凑近颦儿,深深地吻上去,许久也不放开。

    颦儿娇红着脸,幸福地闭上了双眼,沉溺在这突如其来的甜蜜之中,惟愿时光停留。

    过了许久,眼看东方开始泛白,阵阵凉意袭来,颦儿偎依在何将军的怀里紧张地香汗淋淋,浑身烫烫的,丝毫感受不到这彻骨的凉意。

    “既然公子已然知道小姐非我类,那么公子和小姐婚事是否可以取消了?”颦儿低声问道。

    何将军看着怀里满脸娇羞甜蜜的颦儿,缓缓开口道:“颦儿你自始至终都不问为何我会跟小姐一直深夜私会?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深夜私会又所为何事。”

    “对了,这茬我怎么忘了。那么请公子回答吧。”颦儿拍拍自己的脑袋笑道。

    “因为我跟小姐是一伙的啊,她的确不是你的小姐了,这事就是我一手促成的啊,傻颦儿。”何将军虽然还在笑,可是颦儿却感觉遍体生寒,她惊惧地瞪大双眼,看着眼前这个貌比潘安、风流倜傥的何公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远处传来鸡鸣,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