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总排行榜 | 总推荐榜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55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不凡灵探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消失的尸体
    “传说中的僵尸吗?”不凡瞪大眼睛看着“老陶”说道。

    “现在都说丧尸”韩韧说。

    “管他啥尸,现在怎么办啊?”小豆子带着哭腔颤抖着声音说道。

    “没看过《行尸走肉》么?用利器爆他的头啊。”秋儿淡定地说。

    “那是西方僵尸,咱中国的僵尸不好使。”不凡接话道。

    “靠!你们别这么淡定好吗?要死了要死了……”小豆子哭着说。

    “没事的,小伙子,他不是伤人,他是找人。”不凡说。

    果然,老陶晃着脑袋转着白眼珠四下看了看,转身就走。

    “他去哪儿?”小豆子不可思议地佩服地看着不凡,问道。

    “老婆孩子呗。”不凡伸了个懒腰淡淡道,“你跟着看看,看他是不是往自己家去了。”

    小豆子跑到门口,探出头张望了一会儿,回头叫道:“还真回家了!”

    “妈的,找人也不看好地方,这横冲直撞地把我家门给撞坏了。”小豆子骂道:“这大冷天的,下这么大的雪……”

    “走,去看看。”不凡突然说道。

    “看僵尸还是美女?”韩韧问。

    “僵尸and美女”不凡眨眼笑道。

    小豆子惊讶地看着三人走入风雪中,不禁叹道:“这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啊!”说着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十一点了。

    漆黑漆黑的夜,没有路灯,狂风怒号,像是鬼魅的咆哮,大朵大朵地雪花砸在脸上,冰冷冰冷,厚厚的积雪,人所过之处,留下一串串深深的脚印。

    走到隔壁老陶家不过数十米,三人顶着狂风大雪,竟似走了很远。

    三层小楼房矗立,大门紧闭,屋内没有开灯,一个个黑洞洞的窗户就如鬼魅的眼睛,在黑暗中风雪中冷冷地注视着三人。

    没有见到那个僵尸“老陶”。周围除了风雪声,再没有其他声音,三个人冻的直发抖,秋儿用围巾把脸包起来,只露出眼睛,看向不凡,在等他的指令。

    突然一阵惨叫声裹挟着风声自三层楼后面传来,三人对视,随即往屋后跑去。

    屋后是一个齐齐整整的小花园,覆盖着厚厚的白雪,地上躺着一个黑影子,韩韧抢先上去,翻过那个黑影子,是僵尸老陶!

    不凡检查了一番说道:“彻底变尸体了,又要出一次殡了。”

    “还想着怎么大战僵尸呢,这就结束了?”不凡无不遗憾地说。

    秋儿突然推推不凡,然后指着不凡旁边,不凡愕然地顺着秋儿手指的方向看去:

    老陶!

    这次不是老陶的尸体作怪,而是老陶的灵魂!

    老陶鬼魂仍旧穿着葱绿色长袍,面无表情地瞅着他们三人,不凡上下打量了那个鬼魂一番,说道:“你死一下闹的动静可不小啊,折腾完自个儿尸体又折腾自己的灵魂,搞什么?”

    老陶也不应话,转头走进了黑暗里……

    “他去哪儿?”秋儿问。

    “那对母子难道不在家?”不凡自言自语道。

    “刚才老陶的灵魂在这儿?”韩韧问。

    “嗯,一句话不说就走了,装高冷。”不凡说。

    “是谁把僵尸杀死的?”韩韧翻动着地上的尸体,抬头看向不凡,“不凡你能不能看出这僵尸是怎么挂的?”

    “尸变可能是因为有人对尸体施了咒语,现在估计这咒被破解了。”不凡摸着下巴沉思道。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咒语?”韩韧质疑道。

    “世界上都存在我和秋儿这样的人了,还有什么不可能?”不凡说。

    “回去睡觉吧,冷死了。一切都等明天再说。”不凡裹了一下羽绒服,哈着气说道。

    第二天早上,韩韧早早就起床,一拉窗帘,雪已经不下了,天地间一片白,“这积雪不知道要化到什么时候呢”韩韧叹道。

    不凡翻了个身说,含含糊糊地说:“把窗帘拉上,刺眼”

    “几点了还睡,你睡吧,我下去走走。”韩韧拉上窗帘就出门了。

    下楼看到有人在给小豆子装玻璃,小豆子打着哈欠在旁边看着,看见韩韧下来,连忙告诉他说隔壁的那个女人已经回来了,在门口扫雪哪。

    “你们昨晚找到僵尸了没?”小豆子问道。

    “嗯没有。”韩韧说。

    “那就怪了,今天大家都说那个僵尸消失了,不知道哪儿去了。”

    韩韧心想估计小花园中老陶的尸体被雪覆盖,所以没有被发现,觉得最好告诉老陶的媳妇,让她把丈夫下葬。想着,韩韧出门往那个女人的家走去。

    女人穿着黑色大衣在扫雪,韩韧走过去把昨晚的事告诉女人,女人抬眼看了韩韧一眼,淡淡地说,“刚才我去屋后打扫过了,什么都没有。”韩韧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开口,径直往屋后跑去,只见地上的积雪已经被清扫了,露出光秃秃的土,老陶的尸体不见了!

    韩韧正自想着事情,感觉身后有人,回头却见那个女人拿着扫把盯着他。韩韧尴尬地一笑,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说完就离开往旅馆走。

    女人一直在后面目送他,嘴角浮起一丝笑容,女人一抬头,看见儿子站在楼上的窗户,往下看着她。

    韩韧把这一切告诉不凡,不凡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说道,“尸体消失了?谁处理了?处理到哪儿去了?”

    “不知道,这件事越来越蹊跷了。”韩韧眉头紧锁,从窗户看着不远处的梅花岭说道,“你说是人作怪还是鬼作怪?”

    “现在还不好说。”不凡说道,“对了,你刚才见了一个女人,对她有什么印象?”

    “冰山一样,冷冷的,我看她比外面的冰雪还要冷,不,不是冷,是寒,彻骨的寒。”韩韧一想到那个女人的脸就感到浑身凉。

    “对了,你打电话让你同事查查那个女人的来历,哎呀,这事怎么忘了。”不凡敲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还有,她跟老陶当初在s市的往事,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已经打过电话给小张了,他查好了就把资料发我邮箱。”韩韧边说边低头看手机,“小张的邮件来了!”